网站首页资讯时政

说事说法说情公开听证并用解纠纷

2018-12-29 06:00:30小编:仁怀安卓网点击数:

  说事说法说情公开听证并用解纠纷
  宿州“三说一听”多元机制就地化解矛盾传佳话

  图为安徽宿州埇桥区道东街道正在组织乡贤调解一起土地纠纷。  高平 摄

  □ 本报记者 李光明

  “干基层工作没有几个肚子干不好。”在宿州市埇桥区道东街道综治中心,专职调解员王月梅爽快的话语透着干练。

  此时她正在和东方社区居民王某芳拉家常。王某芳特意过来给王月梅送自己灌制的香肠,王月梅只好妥协花钱买下香肠,否则王某芳就不走。

  “你问她,给我惹过多少肚子气。”王月梅笑着指着王某芳说。王某芳不好意思地连连解释。

  原来,王某芳因拆迁补偿问题到处上访,开始并不认可王月梅的调解。到处碰壁后,还是王月梅切切实实帮她解决了一些问题。

  从此,两人成了好姐妹。

  近年来,安徽省宿州市主动适应社会主要矛盾发生新变化,针对基层矛盾纠纷呈现多元化、复杂化、

  下转第五版

  上接第一版

  群体化、疑难化特点,不断发展和完善新时代“枫桥经验”,从化解热点矛盾纠纷和社会治理创新入手,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综治“四治”并举,以自治化解矛盾、以法治定分止争、以德治春风化雨、以综治共筑和谐,全面综合提升多元化解矛盾纠纷的能力和水平,探索出一套多层次、宽领域、全覆盖、相衔接,以“群众说事、政法说法、乡贤说德、公开听证”为主要内容的“三说一听”多元化解矛盾纠纷新机制,最大限度地把矛盾纠纷解决在萌芽,化解在当地,力争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矛盾纠纷,确保做到“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

  群众说事——以自治化解矛盾

  如何利用村民自治的方式化解基层矛盾纠纷?

  面对这个问题,宿州市根据村民自治特点探索通过群众谈心说事的办法来调处化解矛盾纠纷,做到有地儿说事、有人问事。

  埇桥区灰古镇付湖村准备在道路两旁安装一批路灯,方便群众晚上出行,需要砍掉道路两边村民种植的一些树木。一些村民对砍树不理解、有怨气,有的村民带着锄头站在村口阻挡施工,还有人说要到镇政府去“闹一闹”。

  情况发生后,村委会首先想到了村里的老党员、老村干们,请他们召集当事村民在村里的群众说事堂“说说事”。

  “安装路灯是在为老百姓办好事啊,路灯装不成,自己不方便不说,别的村民怎么看你们?”老党员和老村干们与当事村民摆事实、讲道理,大家的对抗情绪渐渐没有了,心平气和地把事情说明白、道理讲清楚了,事情得到圆满解决。

  目前,宿州全市1287个村级综治中心普遍设有群众说事的地方,村干部轮流值班,敞开大门开展“说事”。如果遇到一些一时难以化解的矛盾,群众没能到村里说事,村里还会主动约当事群众到村里“说事”。

  “不管大事小事,大家一起商量,事情就好办了。”宿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赵学东说,通过整合资源,依托全市村级综治中心、信访接待室、矛盾纠纷调解室,健全群众说事制度,建立跟踪落实机制等手段,让群众有地方说、想说、放心说、愿意说,以“一事一议”“小事议、大事辩”的工作方式,进行交心、谈心、换心,减少矛盾隔阂,化解矛盾纠纷。

  政法说法——以法治定分止争

  “这个冬天让我感到最温暖的就是农民工汪现太的心不再寒冷了,他的5万元的赔偿已经收到了。”埇桥区法律援助中心律师付红延说,接手汪现太的法律援助案件,她就知道不是一件轻松事。

  汪现太在工地上受伤,工程施工承包方开始也给他治疗并签订了协议,汪现太承诺以后不再找承包方。然而,不久汪现太出现腰部疼痛并卧床不起。承包方以签有协议为由根本不理。

  接手这起法律援助案件,从调解不成到起诉至法院,付红延不断地说法说理。“说服法院进行了立案,最后从工程施工转包给自然人违法且实际承包方要承担连带责任等,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农民工获得5万元赔偿。”

  政法说法——是宿州市发挥政法机关职能优势开展矛盾纠纷化解的有效举措。

  “家和万事兴,夫妻同心,黄土变金。希望你们互相理解,恩爱孝敬传家,为孩子成长、老人晚年创造更好的家庭环境……”这是萧县家事法官为一起离婚案件给出的法官寄语。

  萧县法院与萧县妇联联合成立家事调解室,聘任各界具有丰富经验的人士担任家事调解员,用柔性司法手段化解家事矛盾。一位办案法官深有感触地说:“我们相信孝敬等美好朴素的感情依旧存在于群众心田。我们多替当事人考虑,多做一些努力,就可能收到不一样的效果。”

  在砀山县周寨镇,这里的村级(社区)“法律诊所”很受欢迎,因为在这里“坐诊”的都是一些公检法司部门的工作人员、律师或专职人民调解员,他们通过“坐诊”普法、“把脉”联调、“处方”支招,化解了大量矛盾纠纷。

  “政法机关深入基层‘说法’化解矛盾纠纷,运用专业知识很容易就能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减少了大量上访,而且提高了群众的满意度。”埇桥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门强说,政法机关用以案说法、法律服务、法治宣传等方式参与调解,使基层群众的法律需求得到及时满足,矛盾纠纷得到及时化解,群众法治意识得到进一步提高。

  今年以来,宿州通过诉调对接、警民联调等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调解纠纷1.97万件,调解率99.8%。

  乡贤说德——以德治春风化雨

  泗县屏山镇彭鲍村村民张长治曾经有些烦恼,自家原与隔壁留有一条3米宽的巷子供人通行,然而两家却在扩建房屋中产生矛盾。

  这时同村63岁的乡贤张长生走进两家门,三番五次语重心长劝解后双方各让一步,成就了彭鲍村“六尺巷”的邻里佳话。

  “没啥窍门,就是用百姓的法解百姓的事。”在村中,张长生常被称作“大老执”。这是皖北大地上一般对红白事操办人的称呼,衍生为群众对乡贤别称。

  如何发挥乡贤化解基层矛盾纠纷的积极作用?宿州市把本地优秀传统文化与基层社会治理相融合,走出一条颇具特色的乡贤说德化解矛盾纠纷新办法。

  宿州市四县一区1287个村(居)都设立乡贤调解室,灵璧县还在乡镇、村(社区)成立“乡贤理事会”。安徽最早推出乡贤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泗县,171个行政村均成立了乡贤志愿者工作站,1056名古道热肠、德高望重的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等现代乡贤被组织起来,调解大事小情,让村干部腾出手,给村民解难题。

  “瞄准夯基础、抓重点、育亮点、有特色的目标,把本地优秀传统文化与基层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相结合,进一步凝聚乡贤力量,弘扬孝善文化,充分发挥道德引领、规范、约束的内在作用,‘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增强了乡村自治和法治的道德底蕴。”赵学东说,通过进一步健全完善“乡贤工作室”“名人调解室”“两代表一委员调解室”等调解组织,充分发挥乡贤榜样的示范带头作用,用百姓“法”调邻里“事”,用群众“招”解基层“难”,用自己“贤”引社会“风”。鼓励基层根据各自实际情况,进行探索创新,把乡贤调处化解矛盾纠纷与行政调解、诉讼调解、专业调解相衔接,实现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有机统一。

  目前,宿州市设立乡贤调解室1000多个,有自治章程,初步构建起乡贤参与调解工作的长效机制。

  公开听证——以综治共筑和谐

  如何解决复杂、疑难、久拖不决的矛盾纠纷?这个问题在各地都是一道难解之题。

  宿州市探索采用公开听证法来破解这一难题。

  宿州市决定疑难复杂、久拖不决的信访矛盾纠纷案件、涉及民生工程、群众利益的重大事项决策一律公开听证。听证会设主持人、当事人、调解员等,并邀请与当事人无利害关系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包村干部、政法综治人员及党员、群众代表旁听,听证程序基本按照“情况公开摆、主持中立调、群众客观评”的程序和流程公开进行。

  泗县大庄镇涂山村村民涂某、史某夫妇因为拆迁安置问题,屡次到村、镇,乃至省、市上访。10月18日上午,大庄镇对他们反映的问题组织了听证会,由专家们就其反映的问题进行解答,使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表示息诉罢访。

  “一次公开公正的听证,胜过一千次背靠背、程序式的调处化解。”一位参与听证的大庄镇干部深有感触地说,这种“面对面”公开听证调处矛盾纠纷的做法,有效避免了传统“背靠背”调处方式的不足,增加了办案透明度,尤其是在当地群众面前,当事群众也得直面自己是否有道理。

  “运用公开听证法来化解复杂的矛盾纠纷,旨在把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与群众工作相结合,把群众组织发动起来,运用法治、行政、市场、道德、情感等手段,通过说、辨、评、议、调、处等‘阳光作业’,增强信访办案的透明性,增强矛盾纠纷调处的实效性,增强干部为民办事的公正性,增强群众有序表达诉求的自觉性。”宿州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孟伟说,公开听证让群众诉求晒在阳光下,确保案件办理公平公正,有效促进了矛盾纠纷的化解,实现了社会矛盾预防化解的新突破。

  记者手记 

  由于开发商失误,宿州埇桥区道东街道棚改区1号地块居民回迁工程引发100多名业主欲到市里群访。人称“大老执”的张化雨等5名乡贤去做这些居民的思想疏导工作,最终避免了一起群访事件的发生。一位街道干部感叹:我们上门做工作不止十次,苦口婆心不如乡贤一句话!

  俗话说:一句话让人笑,一句话让人跳。意思就是说话要对路子,化解矛盾纠纷更是如此。宿州市推行以“群众说事、政法说法、乡贤说德、公开听证”为主要内容的多元化解矛盾纠纷工作机制,用百姓“法”调邻里“事”,用群众“招”解基层“难”,用自己“贤”引社会“风”,就地化解大量矛盾,一些复杂、疑难、久拖不决的纠纷迎刃而解,就是主动适应社会主要矛盾发生的新变化,找对了化解矛盾纠纷的路子,找准了传承发展“枫桥经验”方向。

  “三说一听”多元机制已经在宿州生根发芽,结出累累硕果。12月19日,在安徽省学习贯彻纪念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暨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15周年大会精神电视电话会议上,宿州“三说一听”化解矛盾纠纷工作机制走进了人们的视野,期待这一机制不断完善,焕发更大活力。